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大结局+后记
    ……
    陈默疯狂的挣扎着,大光明玄气在体内飞流动,全身开始泛起丝丝的电流。
    只要掌握到万物至理,那么万物皆可破!他相信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,他就可以将魔主的领域轰碎!
    魔主双眸微眯,打量了陈默几眼,最终决定先将这小子处死。否则自己在潜心重生之时,一旦失去对他的控制,后果将无法预料。
    谨小慎微,正是他重伤后还能在魔域中生存至今的主要原因。只见他枯槁的右臂缓缓聚起,一枚凝实的魔晶能量弹已经出现在他的掌中。
    这要打在人的天灵上,那还能活?
    陈默头皮紧,挣扎也更加疯狂起来,丝丝雷意就像燎原的小火舌,在他的体表上时隐时现,可奈何魔主的领域十分强大,将他压制的动弹不了分毫。
    见此状态,魔主杀意更重,更加不愿意浪费时间,手持魔晶弹立马就朝他天灵拍去。
    陈默瞳孔遽然收缩,耳边传来了师尊和身后父母凄厉的呼喊,面前是越来越近的枯槁手掌和阴寒逼人的魔晶弹。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要命绝于此?
    时间仿佛变的缓慢如水,体内已经融为一体的双领域,像是烧沸的热水,不断消融着魔主用来克制他的领域。
    只是,太慢了。
    他相信如果自己能够冲至神阶,拥有双领域的自己,一定能有与他一战之力,但是现在,来不及了!
    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一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拳头,突然噗的一声,穿透了魔主的胸膛。
    “嗷!混账东西!”魔主痛苦的咆哮着,顿时周身爆出一股狂暴的杀气,陈默与木灵薇立马被这股杀气卷起的狂风,冲的倒飞了出去。重重摔在了地面。
    “本尊如此信任你,你竟然敢背叛本尊!”魔主话音刚落,身后的魔能方舟突然出一连串剧烈的爆炸。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    滚滚浓烟和滔天的火光,立马从这艘钢铁巨兽上方冲天而起。魔能方舟的舰身立马歪斜。一副随时都会坠毁的样子。
    这时又一声更加骇人的爆炸,冲天而起。火光中南宫冰沁带领着三千黑甲精英,正从魔能方舟动力核心位置,冲了出来:“神主大人,魔能方舟已经破坏完毕。五百万魔军都将为它陪葬!”
    “混账!你!”听到这话,魔主险些一口闷血喷了出来。
    将重新修复的魔能方舟献给自己,并且告知自己神魔之躯的情报,甚至自愿成为先锋,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!
    “呵呵,魔主大人,您在这位子坐了太久,属下这就将您拉下神坛!”黑焰魔神冷冷的笑着:“我的黑焰能够焚尽一切,不用多久,你那残破的身躯就将化为灰烬。到时候……咳……”
    黑焰话没说话,便被魔主反身掐住了喉咙。
    魔主身形虽然枯槁,但是力量却奇大无比,黑焰来不及任何挣扎,便被他提在了手中。
    随后魔主没有再多说一句话,挥手便将原先为陈默准备的魔晶弹,狠狠的拍在了他的胸膛。
    “嘭!”
    魔晶弹轰然爆炸,黑焰立马大吐一口血沫,胸前铠甲瞬间爆碎,甚至连面具都被炸毁。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,径直坠落在了陈默等人的面前。
    “姐夫!”南宫冰沁声嘶力竭的呼喊着,然而距离太远,呼喊根本不济于是。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……”刚刚从地面爬起的陈默。看着眼前摔落的黑焰魔神,双眸不由得圆睁了起来。
    他感觉一阵恍惚,全身的力气,好像在顷刻之间散掉了似得。脑海中飞将大哥,陈岳,灭掉瞿木庆全家的血魔。以及现在的黑焰魔神一一串联。
    原来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……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大哥你不能死!”陈默猛然醒悟过来,飞也似得冲到陈昊的身边,一把将他扶起,想要救治,却现自己大哥已经成魔,自己治愈万物的光辉领域,对他来说却是致命的毒药!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陈昊连续咳出几口血沫,好似回光返照般睁开了双眼:“二……二弟……对不起,让你失望了……”
    陈默没有说话,他感觉心中好似破出了一个大洞,鲜血淋漓,疼痛不止。
    陈昊眼神堆满了失落,重重的呼吸了几次之后,艰难的问道:“你……你还,认我这个大哥吗?”
    “认!认!不论到什么时候,哪怕你就是成魔,你也依旧是我的大哥!”陈默强忍着悲恸,不敢哭泣,不敢闭眼,害怕稍一分神,自己至亲就将悄无声息的离自己而去。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咳……咳……”陈昊边笑边咳着血,表情显得既痛苦又满足:“足够了,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大哥,别说话,我这就带你去治疗……”陈默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心底却绝望一片,这样的伤势,他根本不知道该何从下手,只是觉得不做点什么,大哥就将死去,他不要什么都不做,眼睁睁的看着大哥离去!
    陈昊摇了摇头,随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一把将陈默推开,摇摇晃晃间,又重新站起来。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陈默要阻止,却被陈昊伸手拦住。
    这时只见他掌心飞出十几朵黑色的火焰,随着他单手挥动,纷纷落在魔主的魔印上。
    不过呼吸间的功夫,封印众人的魔印,便被黑焰融毁,重新恢复了自由。
    “就让大哥再帮你一次。”陈昊重重的喘了几口气,闭上眼睛,神情黯淡,显得极为不舍的说道:“替我照顾好火舞,还有,我们的娘……”
    “不,不要!大哥你要去哪?”苏醒过来的火舞,立马察觉到陈昊的心思,当下挣扎着爬了起来,与陈默一起飞身去拦截。
    但是陈昊却淡淡的笑了笑,周身黑焰腾然而起,喷而出的气劲,将冲上来的火舞和陈默。又冲了回去。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    在陈默和火舞的惊呼声中,陈昊就犹如一只燃烧的火炬,朝着魔主笔直冲去。
    “魔焰滔天!”
    “叛徒,还敢来送死!”魔主杀意徒增。双臂猛然前推,周围翻腾的魔气徒然剧增,就犹如浪潮一般,与陈昊的黑焰剧烈相碰。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一声震撼天地的烈响,方圆数十里的范围。瞬间就被这股爆炸产生的魔云完全笼罩。强烈的冲击力,将周围的神魔将士统统吹散,焚毁。
    等烟雾散去,一切归于平息,陈默慌不迭的透过弥漫魔雾,向远处看去。
    原地哪里还有陈昊的影子,连先前破坏魔能方舟的三千精英都不复存在。只剩下失去一只胳膊,身体被黑焰笼罩,魔气不断从伤口处泊泊喷出,一副即将垂死的魔主。站立原地苟延残喘。
    “不!”陈默狂暴的咆哮着:“我要你的命!”
    陈默周身的黑白双雷忽然喷,直冲云霄。霎时间空中突然变的暗沉一片,滚滚雷云好似无休无止,狂风呼啸大作,仿佛整个世界的雷霆,都因为他愤怒,全部聚集这到了这里。
    “阴阳生死.破!”
    只见他大声嘶吼着,一步踏至空中,双手凝聚出体内全部的力量,猛的向前推去。
    “昂!”一声类似龙吟的呼啸。一只黑白交织的雷电巨龙,随着陈默力量的喷,昂然跃出。
    这时在陈默力量的引导下,空中又有一道数百丈宽的天雷轰然降落。直入陈默的身躯。
    顿时混合着天雷的双雷巨龙,体形瞬间膨胀了一倍不支。带着一往无前,毁灭一切的威势,在空中横扫一切阻碍,向魔主汹涌扑去。
    “呼嚇嚇!”
    双雷巨龙拉扯着狂风,周围的空间都因此而抖动不止。
    魔主双眸圆睁。残破的身体正在不断倾泻着魔能,他感觉力量正在一点一点流失,奈何周围连一具临时用的尸身都没有,无奈之下,只好临时聚集起剩余的力量,在身前凝出一只巨大的魔神虚影,向双雷巨龙轰去。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两强相碰,天地间突然闪现出了一片耀眼的光华,接着隆隆的轰鸣,好似天崩地裂一般,连空气都为之抖动。
    狂暴的雷龙带着致死之意,几乎在顷刻之间,就将魔主身躯穿透,连同他身后的魔能方舟一齐轰碎。
    落下的魔能方舟与双雷巨龙产生的剧烈爆炸,瞬间席卷了整个战场,连同魔主的残魂,都在这恐怖的能量漩涡中,搅成了稀碎。
    这其中被卷入爆炸中的神魔士兵更是不计其数,暴走的能量根本无法控制,整个战场持续的陷入混乱之中。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能量的风暴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,整个世界也随之回归了平静。只剩下绵延数百里的焦灼痕迹,以及一个七八里宽,深达十几丈的巨大坑洞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原地什么都没有。
    陈默目光无神的呆立原地,好似脱力一般,久久的看向前方。
    魔主被消灭了,可自己的心里却提不起一丝喜悦来。耳边传来了火舞细微的抽泣声,一声声的提醒着他,他们的大哥,不在了。
    “默儿……都结束了。”
    这时又一个声音传入到他的耳中,还没有来得及转过头去,一个温暖的倩影,已经将他的脑袋拉进了怀中。
    此时周围在长时间的震惊和沉寂之后,再次响起纷纷扰扰的喧嚣。
    魔族投降了。
    神族联军的将士们开始迅接管战场,羁押俘虏,随后震喜悦的欢呼和哭泣声,在周围震天响彻,久久不息。
    他们在呼喊我的名字,他们在叫我英雄,不过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。陈默嗅着鼻尖熟悉的香味,伸手紧紧将木灵薇搂在了怀中。
    因为她,才是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(后记)春秋如梦一壶酒,天香有遗风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清晨,深深呼吸着满山满谷的新鲜空气,陈默不由得感到精神抖擞,身心舒畅。
    踩着沾满露水的松枝林地,又穿越过整条狭长的山谷,陈默终于在尽头一处巍峨的巨崖前,停了下来。
    他用手指运起玄力。在面前的巨崖上随意点了点,一条幽深的芳香小径,便显露在了他的眼前。
    小径打开,淡淡的灵气如水一般流了出来。芳香肆意。
    这里四季如春,气温恒定,奇花异草无数。又有陈默特别设置的幻境遮掩,外人无法察觉,也无法进入。
    顺着小径往里走。小小洞天不过数千丈,却无一杂木。周围繁花纷飞,芳馨曲折,落英为土又润于草木,代代相生,情景不绝。
    陈默一直走到洞天的中心,在两处新建的坟墓前,这才停下了脚步。
    “大哥,我来了。”
    五年之前,大哥舍身取义。与魔主以命相搏,最后尸骨无存的那一幕,自己至今都难以忘却。
    所以,从神浮界回来后,陈默决定在大荒界寻一块福地,将南宫冰颜与大哥合葬在一起,也算是了却大哥生前未完成的心愿。
    只可惜,当时除了一面破损的青铜面具外,就算动用了百万神族将士,都没有找到大哥的尸骨。
    一想到这里。陈默心中又一阵疼痛。
    “大哥,还记得我们当初一起喝酒的日子吗?”陈默不忍再想那些往事,取出供品和天香遗风,摆在他的坟前。
    “做弟弟的先干为敬。”陈默先为自己斟满一杯。仰头咽下,又斟了一杯,倒在陈昊和南宫冰颜的坟前。
    “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陈默有些喜不自禁的说着:“我就要当爸爸了。”
    “薇儿近期即将临盆,我们暂时定居在长春谷,就在近期你的小侄儿就要出生了。”
    陈默自顾自的笑着,幸福之意。溢于言表。
    随后神色又变的有些暗淡:“我还是没有勇气将你……去世的事情,告诉大娘。”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吧,大娘现在正安享太平,颐养天年呢。而且以为你去参悟天道,云游四海了,并没有操太多的心。”
    “还有火舞你就更不用操心了,她现在本事简直大通了天,没有你管她,丝毫不把我这个当哥哥的放在眼里。”
    “她现在跟随她的父亲管理族内事务,平日忙的见不到人影,不过我已经通知了她,不久就会来到大荒界看望她的侄儿,到时候我再带她来看你……”
    似乎想到了过去三兄妹在一起的日子,陈默的眼神中又再次堆满了伤感,
    “对了,给你说说最近生的一些大事吧。”
    “自从魔主死后,群魔无,魔族内部大乱,诸方魔神展开了权力斗争。我母亲趁此机会联合众多外族,形成以神族与火凤一族为核心的抗魔联军,短短五年间,已经收复大片失地,相信不用多久,就能将所有魔族赶回深渊魔域。”
    “到时候,这世间就将会重回安宁,再也不会生妻离子散,生灵涂炭的魔灾。”
    “至于我父母嘛,他们近期和我的几位同伴都暂住在长春谷,等待着孩子的出生。有他们在我也放心,这不才有空过来看看你……”
    陈默独自向陈昊诉说着近期事宜,突然小洞天外面传来了一阵焦急的呼喊。
    “默哥!默哥你在里面吗?嫂子要生了,你在不在啊?赶紧出来!你再不出来你母亲就要派兵搜索大荒界了!”
    我嘞个去,派兵搜索大荒界?这事可大了。
    等等……我妻子要生了!
    陈默突然眉目一睁,心脏顿时就跟着突突突的狂跳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哥!我妻子要生了!我,我,先走一步!”陈默急的团团转,当下草草朝陈昊拜了一下,也不收拾杯盏,转身就化作一道流光,就朝洞口飞去。
    “苍哥!我在这!快快!咱们赶紧回去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半日之后,长春谷上空传出了哇哇的婴儿啼哭。
    长春谷外围,火龙峰顶端,陈昊正靠坐在一颗苍劲老松的枝桠上,独自饮着酒。
    悠风吹过,丝与青衫拂动,细细碎碎的树荫与长春谷中四季如春的景色,系数落在了他明亮的眼眸中。
    这时,耳边终于传来了一声声婴儿的啼哭,他不由得停下了饮酒,会心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一阵清风吹过,一个冰蓝色的身影,飞从林中飞闪了过来。
    “男孩还是女孩?”陈昊静静看着谷底,悠悠然的问道:“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“姐夫,是女孩,叫陈念。”南宫冰沁微笑着回答,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,看向陈昊的眼眸显得即温柔又妩媚,与以往冷若冰霜的寒意相比,简直判若两人。
    “陈……”陈昊没有弄清楚那个“念”字。
    “是思念的念。”南宫冰沁清晰的补充道。
    “好名字”陈昊嘴角一扬,随即又问:“所有魔军都撤出大荒界与神浮界了吗?”
    “早已办好,没有任何人察觉。”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。”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陈昊缓缓的站起身来,再一次的将目光投向了眼前的大荒界。
    他当初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不过幸好有南宫冰沁的拼死相救,虽然身体损毁严重,不过这对魔族来说,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害。
    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吧。
    同时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,获得力量的道路上,力量有多大,**就会随之有多大。
    这**有时候它可以让一个人奋向上,充满动力,有时候也可以让一个人如飞蛾扑火,坠向地狱。
    而如今,我已经从地狱里回来了。
    陈昊将酒杯斟满,敬了远方,随后缓缓的咽下肚中。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(呼~结局了,很累很累!过年这段时间要先休息休息,过完年再新书了!谢谢兄弟姐妹们的一路支持~)(未完待续。)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