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七四袭、选帮主
    这是月票800的加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哈哈哈,欠更还完!
    今晚不熬夜了!
    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黑哥鼓起了所有的勇气,才能保持双腿不发抖,强撑着干涩的嘴道:“老驴哥,我老大蝴蝶姐说……咳……说是请你三天以后,到……到……金竹帮的旧总部里见面,谈点事情。”
    老驴哥面色一沉:“金竹帮的旧总部?嘿,花蝴蝶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“蝴蝶……蝴蝶姐的意思是,咱们双庆市的地下势力……太乱了,需要重新整顿一下,不能再一盘散沙,最好是合并合并,重新把金竹帮搞起来。”
    小黑艰难地说完这句话,然后就等着看老驴哥发脾气。
    果然,这句话说完,老驴哥就开始发脾气了:“混蛋!花蝴蝶是打算要坐上金竹帮帮主的位置了吗?她手底下才几个兄弟?一群走水货跑船运的商人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她也妄想当双庆市的第一人?”
    小黑哥吞着口水道:“蝴蝶姐不做帮主,她只做军师……她的意思是,要重新选个众望所归的帮主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老驴哥觉得这话他爱听,选新帮主嘛,好哇,我正愁怎么把势力扩展到嘉江的南边去,如果我当上了金竹帮主,那整个双庆都是我的了,扩展势力都省了。
    很好,这个会得去开,到时候就算发动火拼,也要把帮主的位置给争到手,冷着脸道:“回去告诉花蝴蝶,三天之后我准到!”
    三天之后,老驴哥穿戴整齐,梳了个大背头,拿啫喱水把头发死死地固定住。
    嘴上叼一根烟,后腰上别了一把枪,左腰上别着一把刀。
    外面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黑西装遮住。
    让手下开来一辆黑色的轿车,前面用两辆黑车开道。
    后面再用两辆黑车押阵,浩浩荡荡地过了朝天门大桥,向着金竹帮的总部扑来。
    这架势可以说是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公路上迎头碰上了几辆富二代的豪车,连财大气粗的富二代都被老驴哥的车队给吓得不敢得瑟,乖乖地驶到路边,把大道的中间给让出来。
    老驴哥意气风发地到了地头。
    金竹帮的总部他以前也来过,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小头目,跟在自己的大哥屁股后面,有幸来参加了一次齐飞开的会,当时没有他说话的份儿,但今时不同往日了,现在谁还敢小看他?
    这次来他连帮主之位都要争!
    咦?
    街道口怎么停着一大堆车?
    老驴哥的头从窗户里探出去,只见前面也有数量黑色的轿车卡在街口,一大群黑帮人士站在那里,居然不敢前进。
    忍不住怒骂道:“你们搞什么屁啊,这里才只是街口,把车开到总部的院子里去啊。别他娘的都在这里堵着。”
    一个年轻女子回过头来,老驴哥认得她,这人是混长江南岸那一块儿的大姐头,名叫虎莎姐,算得上一号人物。
    她本是飞女出身,数年前嫁了长江南岸一位大哥,这大哥没啥本事,她嫁过去的手底下就二三十号兄弟,地盘也小得可怜。
    没过几年好日子。
    那大哥就被人砍死,虎莎也成了寡妇。
    没想到这女人当了寡妇之后不但没有消沉下去,反倒显示出过人的能力。
    一把接下了丈夫的组织,把组织搞得越来越大,成为了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姐头,手底下有了上百号兄弟。
    虎莎姐瞥了老驴哥一眼,冷哼道:“原来是老驴哥,你吼个屁啊,车子没法向前开了才会停在这里,你以为我们喜欢在街口扎堆?”
    “怎么就不能向前开?前面的街上又没东西挡。”
    老驴哥奇道。
    “你看街口的花坛!”
    虎莎姐伸手一指,老驴借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,花坛里插着一朵铁花,花名“量天尺”
    ,双庆混黑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的,这玩意儿是霸王花的标志,在半年前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,一出场就打响了名头。
    齐飞和花蝴蝶都在这朵花上吃过亏。
    最初还有人怀疑是齐飞和花蝴蝶太没用,才奈何不了霸王花,后来霸王花在电视里露了一面,两拳砸碎妖花的尸体,砸出一个游泳池大小的深坑。
    记者又挖掘出了她的身份,华夏龙组特工,基因改造战士。
    自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小看她了,那两朵铁花也成为了绝对的禁区,每个老大都曾无数次地告诫自己的小弟,绝不可以走入铁花的地盘,否则谁也罩不住他。
    老驴哥从车上跳了下来,站到了街口,和一群乱七八糟的大哥并排而立:“有没有搞错?这里什么时候变成霸王花的地盘了?”
    “是啊,前面不远处就是金竹帮的总部,站在这里就能遥遥看到“金竹”两个字的牌匾,咱们还要进去开会呢!这花往这里一插,我们还开个屁的会。”
    “谁胆子大的,去把那朵花拔掉吧。”
    “你有种就自己去拔,别哄其他人去做死。”
    “你说,我悄悄走进去成不成?霸王花再神通广大,也不能24小时守着她的地盘吧?我就进去转一圈出来,她肯定不知道。”
    “你试试看吧……”
    还真有人鼓起了胆量,小心翼翼地提脚向花坛后面走,一步刚刚跨出来,就看到半空中飞来了一块板砖,“啪”
    地拍在他的脸上,那人闷哼出声,向后就倒,旁边的小弟赶紧扶住,才避免了后脑勺着地摔成植物人。
    “哗!”
    黑帮大哥大姐们齐声大哗,这块板砖是从哪里飞来的?
    就在一伙人东张西望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金竹帮总部的门开了,花蝴蝶迈着轻巧的步伐走了出来,今天的她穿着一贯风格的花连衣裙,上半身上多披了件坎肩,走起路来翩然若蝶,将她那自信而又妩媚的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    站到街头,轻笑道:“不好意思。忘了街口插着铁花你们进不来,我该早点出来迎接你们的,是我怠慢了。”
    众老大都是有眼力的。
    知道这个女人并不是忘了,而是故意要让他们在街口被堵上一会儿。
    好给他们来个下马威,但是霸王花的铁花在前,他们却没胆子叫嚣,只好捏着鼻子认了。
    没有野心的小势力老大倒是没什么,像老驴哥和虎莎姐这种野心勃勃的人却心中暗叫不妙:莫非花蝴蝶的背后有霸王花撑腰?
    那我们要争夺帮主的位置就有点麻烦了。
    花蝴蝶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:“大家请进来吧,我请过的人可以进来,不会再有板砖砸你们,但是我没请过的。就麻烦你们在街口等着了。”
    老驴哥脸色一沉,他当然是被请过的,但他的手下可没有被请,也就是说,花蝴蝶只请他一个人进去,没有手下保护,万一屏风后面伏下两百刀斧手,摔杯为号出来将他剁了,他找谁哭去?
    还没等他提出抗议,花蝴蝶又笑道:“各位老大都是一方大佬。不会连单刀赴会的胆子也没有吧?”
    老驴哥这下没脾气了,他要是在这地方认怂,今后就没法混江湖。
    旁边的虎莎姐显然也是被搞得骑虎难下。
    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当然,单刀赴会都不敢的话,还出来混什么江湖道?何况……像我这种区区弱女子,估计也没吃鸿门宴的资格。”
    这女人也是个聪明人,她显然害怕被暗杀,所以先拿言语挤兑花蝴蝶,叫她别搞鸿门宴那一套。
    虎莎甩开大步走进了老街,果然没有被板砖袭击,霸王花显然是默认了让她进去。
    别的大佬定了定神。
    对手下吩咐了几句,也跟着走进了老街里。
    金竹帮总部的大厅里很快就坐满了人。
    大到控制整个片区,手下有几百号人的大哥。
    小到只掌握着几条街道,手底下只有十几号人的小头目,全都在花蝴蝶的邀请之列,这其中大部份是新面孔,只有极少数是老人。
    几个月前的那场动荡里,老人死的死,被捕的被捕,能留在这里的,只有花蝴蝶等少数几个,都是懂得激流勇退的聪明人。
    大伙儿先是说了一通废话,场面话,打了一阵哈哈,喝了满肚子的茶水,花蝴蝶才终于说到了正题:“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来,其实就一件事,重建金竹帮!”
    虽然明知道是这事,在场的大哥大姐们还是发出一阵哄叫声,大厅里犹如炸开了锅,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。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老驴哥冷笑道:“花蝴蝶,别搞那些虚头,这里的人都是大老粗,像你这种喝过几天墨水的人就没两个,你直接告诉我们,新的金竹帮主怎么选就行了,是投票还是亮刀子拼,拿个章程出来。”
    “不用选!已经定下人了。”
    花蝴蝶沉声道。
    “放屁!”
    老驴哥拍案而起:“不选?你的意思是,由你指定?你何德何能可以指定帮主?我老驴组的人第一个不服。”
    旁边的虎莎姐居然也阴阳怪气地道:“蝴蝶姐,你这样搞就不地道了,金竹帮主就是双庆第一人,大伙儿都得听他的,那当然需要一个众望所归之人来担当,要大伙儿选出来的才是,岂能由你一言而定?如果你选的帮主不合我的意,可莫怪我虎莎组退出金竹帮,不受新帮主的统领。”
    这两人开了口,其余大佬也有出声应合的,也有人闭口不言的。
    势力大点的都在帮着老驴和虎莎吆喝,但势力小点的却无所谓,反正帮主落不到他们头上,管你们鬼打鬼。
    花蝴蝶冷笑道:“如果是老驴哥,虎莎姐这样的人要出来担当金竹帮主,说不定真得重新选一选,但我要提出来这个人,没得选,你们只能接受。”
    “放屁!”
    老驴把桌子拍得咣咣响:“究竟是何方神圣,叫出来看看,老子倒要看他是不是三头六臂。”
    “哦?你喜欢看到三头六臂的人?那我只好给你表演一下了。”
    随着这句话响起,蒙面英雄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大厅里,这个当然就是林白了,他和花蝴蝶早就商量好了出场的时机,一直在后院等着,现在时机已到,老驴的话正好拿来发挥,林白用神速超能力飞快地晃动着脑袋和手臂,由于视觉残留的关系,看起来还真像是三头六臂。
    满大厅的黑帮大老齐齐后退了半步:“是……蒙面……蒙面英雄?”
    “天啊!”
    “江湖道上有传闻说花蝴蝶和蒙面英雄有一腿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    老驴哥这一惊非小,整个人都差点躺倒在地,虎莎姐更是惊得嘴都合不拢来。
    最近双庆电视台上没事就在播放蒙面英雄的视频,大战妖花、大战冬日战士……甚至很久以前大战妖猴的视频都被翻出来了,他的风头一时无两,谁都知道世界上出了一个神奇无比的超级英雄,却没想到这位超级英雄跑来争夺黑帮老大的位置,这尼玛有没有搞错?
    脑子灵活点的人顿时就明白过来,为什么花蝴蝶能得到霸王花的庇护,为什么金竹帮总部所在的街道口上插着量天尺,这摆明了就是人家花蝴蝶后面有强硬的后台啊,还有什么后台比蒙面英雄更硬?
    林白收起了“三头六臂”
    ,往大厅中间的主位上一坐,他今天没有摆出嬉皮笑脸的态度,而是故意装出了一幅严肃冷厉的气势,哼道:“要做金竹帮主的人就是我,你们有什么意见?”
    一大群势力小的大哥大姐们想都没想就道:“没意见!”
    连长江南岸赫赫有名的俏寡妇虎莎姐,也低下了高贵的头颅:“既然是蒙面英雄大哥要做帮主,小妹举双手双脚支持,不敢有半点异心。”
    场中只有老驴哥一个人不服气,驴脸憋得通红,额头上全是青筋:“老……老……老子……不服!”
    他突然将手伸到后腰,拔出了手枪,瞄准林白大吼道:“去死!”
    他拔枪的动作不可谓不快,瞄准射击也一气呵成,但这些动作在林白眼里看起来却犹如慢动作,甚至可以在他拔枪的一瞬间就制止他,但是林白故意没有去阻止他开枪射击,而是稳稳地坐在椅子上,任由那颗子弹对着他射了过来。
    (未完待续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ps:感谢颓废的花生打赏1888
为您推荐